hg0088正网,hg0088备用网址,hg0088,hg0088如何开户,hg0088现金,hg0088皇冠,hg0088如何注册,hg0088注册,皇冠hg0088,hg0088开户,hg0088官网,hg0088投注,新2皇冠hg0088,hg0088体育投注,足球hg0088手机版登陆,手机版皇冠hg0088
指導案例審判規則全庫中關于網絡侵權責任糾紛的指導案例及審判規則_banner
法律常識
當前位置: 首頁 > 法律資訊 > 法律常識 >

指導案例審判規則全庫中關于網絡侵權責任糾紛的指導案例及審判規則

發布時間:2019-06-19 點擊次數: 次 來源:互聯網整理,僅供參考
指導案例審判規則全庫中關于網絡侵權責任糾紛的指導案例及審判規則
 



北京市寶鼎律師事務所訴北京谷翔信息技術有限公司、谷歌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網絡侵權責任糾紛案
 
【中 法 碼】侵權責任法學·網絡侵權責任·侵權主體·網絡服務提供者 (r0501028)
 
【關 鍵 詞】民事 網絡侵權責任 網絡服務提供者 惡意代碼 提示 搜索服務
 
【學科課程】侵權責任法學
 
【知 識 點】網絡服務提供者 網絡侵權
 
【教學目標】掌握網絡侵權責任主體的認定,了解網絡服務提供者在網絡侵權中的責任。
 
【裁判機關】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
 
【程序類型】民事二審
 
【案例效力】被最高人民法院《人民司法·案例》2010年第20期(總第607期)收錄
 
 
 
【案例信息】
 
【案    由】網絡侵權責任糾紛
 
【案    號】 (2009)—中民終字第19164號
 
【判決日期】2009年12月18日
 
【審理法官】 陰虹 寧勃 常潔
 
【上 訴 人】 北京市寶鼎律師事務所(原審原告)
 
【被上訴人】 北京谷翔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谷歌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原審被告)
 
 
 
 
 
 
 
【爭議焦點】
 
網絡服務提供者的網絡搜索引擎依據自身標準對網絡用戶存在的安全隱患進行提示,未對網站采取其他處置方式,而是協助網站做好相應的檢查和維護工作,該網絡服務提供者的上述行為是否構成侵權。
 
【裁判結果】
 
一審法院判決:駁回原告寶鼎所的訴訟請求。
 
原告寶鼎所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稱:1.中國抗訴網并無惡意代碼,一審法院僅依據專家證人的證言即認定中國抗訴網存在惡意代碼錯誤;被上訴人谷歌公司因與相應軟件合作,為取得利益而作出涉案提示,損害了本所的合法權益,故應承擔責任。原審判決對事實認定不清,證據不足。2.原審判決嚴重超出了審理期限,對案件的公正判決產生影響。綜上,請求撤銷一審判決,判令被上訴人谷翔公司、谷歌公司承擔專家證人出庭費用1 500元。
 
被上訴人谷翔公司、谷歌公司辯稱:1.上訴人寶鼎所的網頁中確實存在惡意軟件代碼,原審判決對事實的認定清楚,適用法律正確。2.對搜索結果中的惡意代碼作出提示系合理、必要的。因此,請求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法院查明:一審法院經主管院長批準,對本案延長審限六個月。
 
二審法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裁判要旨】
 
網絡搜索服務提供者在網絡用戶網站中出現惡意代碼后,在網站作為搜索結果的鏈接中提示搜索用戶網站存在惡意代碼。網絡搜索服務提供者僅進行了提示,未實際處理網站或屏蔽網站,未造成網絡用戶損失。此外,網絡搜索服務提供者負有義務為搜索用戶提供健康、安全、可靠和便捷的信息檢索服務,故其依據自身標準提示用戶存在安全隱患有助于推動整個網絡的安全發展,故不構成侵權行為。綜上,網絡搜索服務提供者的提示行為不滿足網絡服務提供者侵權責任的構成要件,無需承擔侵權責任。
 
【法理評析】
 
依據我國相關法律的規定:“網絡用戶、網絡服務提供者利用網絡侵害他人民事權益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網絡用戶利用網絡服務實施侵權行為的,被侵權人有權通知網絡服務提供者采取刪除、屏蔽、斷開鏈接等必要措施。網絡服務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未及時采取必要措施的,對損害的擴大部分與該網絡用戶承擔連帶責任。網絡服務提供者知道網絡用戶利用其網絡服務侵害他人民事權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與該網絡用戶承擔連帶責任。”據此,網絡服務提供者的侵權主要包括三種類型:第一種為網絡服務提供者直接侵權;第二種為提示規則下對網絡用戶的侵權,指經被侵權人通知后仍未采取相應的必要措施;第三種為明知規則下的侵權,即明知網絡用戶利用其網絡服務實施侵權行為仍不采取必要措施。其中,網絡服務提供者的直接侵權是指網絡服務提供者的侵權行為直接造成權利人損害,未介入其他主體,一般包括直接侵犯他人著作權與人格權。網絡服務提供者的直接侵權責任構成要件包括:網絡服務提供者實施了侵權行為;權利人遭受了損失;網絡服務提供者的侵權行為與權利人的損失之間存在因果關系及網絡服務提供者具有過錯。在同時滿足上述條件的情況下,網絡服務提供者對權利人構成直接侵權,應承擔相應的侵權責任。
 
網絡用戶網站中出現惡意代碼后,網絡搜索服務提供者在搜索網站所得結果的鏈接中對惡意代碼作出了提示,但未將網站屏蔽,亦未采取其他途徑實際對網站進行處理。網絡搜索服務提供者搜索引擎的價值在于為用戶提供健康的、安全的、可靠的和便捷的信息檢索服務。因此,網絡搜索服務提供者依據自身標準對網絡用戶存在安全隱患進行提示的行為并未構成具有特定指向和目的的侵害,對于整個網絡的安全亦具有推動和促進作用,不屬侵權行為。此外,網絡搜索服務提供者的上述提示行為并未造成網絡用戶損失。因此,網絡搜索服務提供者對網絡用戶并不構成直接侵權,無需承擔侵權責任。
 
【適用法律】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五條 公民、法人的合法的民事權益受法律保護,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侵犯。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 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
 
當事人及其訴訟代理人因客觀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證據,或者人民法院認為審理案件需要的證據,人民法院應當調查收集。
 
人民法院應當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地、客觀地審查核實證據。
 
【法律文書】
 
民事起訴狀 民事答辯狀 民事上訴狀 民事上訴答辯狀 律師代理意見書 民事一審判決書 民事二審判決書
 
【思考題和試題】
 
1.淺析網絡服務提供者網絡侵權行為的判定。
 
2.簡析網絡服務提供者網絡侵權責任的承擔范圍。
 
3.簡述網絡服務提供者在網絡侵權中的義務。
 
【裁判文書原文】 (如使用請核對裁判文書原件內容)
 
《民事判決書》
 
上訴人(原審原告):北京市寶鼎律師事務所。住所地:北京市宣武區育新街47號清芷園小區2號樓a座1203室。
 
法定代表人:宮偉力,主任。
 
委托代理人:邢寶軍,男,1966年7月16日出生,蒙古族,北京市寶鼎律師事務所執行主任,住北京市宣武區菜市口大街16號2樓201室。
 
委托代理人:陳鴻艷,北京市寶鼎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北京谷翔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區中關村東路1號院8號樓科技大廈c座1602室。
 
法定代表人:曾硯明,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楊安進,北京市維詩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李艷新,北京市維詩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谷歌信息技術(中國)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區中關村路1號院6號樓科建大廈5層。
 
法定代表人:洛伊德·哈特利·馬丁,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楊安進,北京市維詩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李艷新,北京市維詩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北京市寶鼎律師事務所(以下簡稱寶鼎所)因與被上訴人北京谷翔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谷翔公司)、谷歌信息技術(中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谷歌公司)一般侵權糾紛一案,不服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2008)海民初字第26519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09年12月1日受理后,依法組成由法官陰虹擔任審判長,法官寧勃、常潔參加的合議庭公開進行了審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寶鼎所在一審中起訴稱:2008年8月11日,寶鼎所工作人員用google(谷歌)搜索“中國抗訴網”及“抗訴”關鍵詞時,發現網頁上有“該網站可能含有惡意軟件,有可能危害您的電腦”字樣,并打不開該網站,而用百度等其他引擎搜索均無此現象。“中國抗訴網”是寶鼎所創辦的“中國第一家專業抗訴網站”,律所的大部分業務,同時在《北京晚報》、《法治晚報》等媒體投入大量廣告宣傳費推廣“中國抗訴網”。因谷翔公司、谷歌公司的侵權行為,給寶鼎所造成信譽、品牌、業務、廣告等損失。谷歌公司、谷翔公司作為google(谷歌)搜索的經營管理者,其侵權行為嚴重侵害寶鼎所的合法權益,致使創辦十年的寶鼎律師品牌及網站的聲譽嚴重受損,點擊率直線下降,并造成客戶的誤解。由此,特訴至海淀法院,訴訟請求為:1.判決谷翔公司、谷歌公司立即停止侵害,采取移除全部侵權內容等措施,排除妨礙,消除影響,向寶鼎所公開在google.cn首頁賠禮道歉30天;2.由谷翔公司、谷歌公司承擔本案公證費,訴訟費用。因妨害的內容已經移除,一審庭審中,寶鼎所撤銷了該項訴請。后又增加一項訴訟請求,賠償寶鼎所經濟損失10 000元。
 
谷翔公司、谷歌公司在一審中共同答辯稱:1.谷歌公司不是涉案網站的經營者和所有者,涉案網站是google.com,這個網站可能是google美國公司的,不是本案谷歌公司經營的,與本案無關;2.寶鼎所網站上確實有惡意代碼或軟件,google網絡為了保護搜索引擎的安全及客戶安全,注意網站自身的安全才設置這樣的提示,是善意的,不會損害寶鼎所的聲譽;3.持續的時間很短,在本案中只有10天左右的時間,不會給寶鼎所造成損失;4.google在收到寶鼎所的告知后,及時進行了核對和回復,盡到了網絡服務商的義務;5.寶鼎所應首先證明寶鼎所就是網站的所有者及享有的權利;6.寶鼎所證據記載的搜索行為并非谷翔公司、谷歌公司的網站,而是google.com。對其補充的訴訟請求不予認可,寶鼎所訴稱的網站上確實存在惡意軟件。www.google.com并不是谷歌公司經營的網站,谷歌公司并未經營任何搜索引擎。寶鼎所訴訟請求缺乏依據。
 
一審法院經審理查明,2008年8月10日,在中國抗訴網(網址為www.chxm.org)網絡源代碼中出現分別為:scriptsrc=http://edusz.cn/img>.com/com>、scnpt src=http://jdzhq.cn/dj>的三行代碼。同日,google從adwords-support@google.com郵箱向中國抗訴網(郵箱為mnd555@163.com)發出郵件進行通知,內容為:“尊敬的adwords廣告客戶:我們發現您的網站很可能正在托管或分發惡意軟件。因此,您的賬戶id835-676-2021在這些問題得到解決之前將被停用。我們的測試表明,www.chxm.org可能包含會安裝惡意軟件的代碼…”。后google公司將在互聯網上搜索中國抗訴網及抗訴時搜索到的中國抗訴網網站連接上標明“該網站可能含有惡意軟件,有可能會危害您的電腦”的字樣。寶鼎所就此向google公司進行交涉。
 
2008年8月12日,google再次發出郵件,內容為:“尊敬的廣告客戶:您先別著急,我們正在對您的賬戶進行審核。您很快就會收到有關該審核結果的通知。如果我們在您的賬戶上不再檢測到潛在的惡意內容,您的賬戶會自動重新啟動。”同日,中國抗訴網從其郵箱中向google發出一份郵件,題目為“要投訴”,內容為:“你們的服務很差,很差!要投訴,請回電話:010-68154899黨主任”。google回函,內容為:“我們非常理解您的心情,希望可以盡快幫您解決問題。我們目前尚未提供正式的電話支持,我們非常樂意通過電子郵件回答您的問題?;蛘咴诠ぷ鲿r間選擇在線聊天功能,和google adwords專家進行交流……”
 
2008年8月14日,北京市方正公證處出具(2008)京方正內經字第07237號公證書,公正內容為:2008年8月13日,從公證處電腦登陸到網址www.google.com后,按回車鍵,出現谷歌首頁,輸入“中國抗訴網”后,點擊google搜索后,出現“中國抗訴網——再審——申訴——控訴——控告——檢察院——北京市寶鼎律師事務所”,鏈接下方有“該網站可能含有惡意軟件,有可能會危害您的電腦”的字樣。點擊“返回上一頁”后在google搜索中搜索“抗訴”,出現搜索結果網頁,點擊其中“中國抗訴網——再審——申訴——控訴——控告——檢察院——北京市寶鼎律師事務所”,出現惡意軟件警告網頁,并有“警告-訪問該網站可能會危害您的計算機”的字樣。
 
2008年8月29日,谷翔公司函告寶鼎所,內容為:“貴所在中國抗訴網在google.cn的搜索結果現實情況起訴我公司的通知我們已經收悉。在接到貴所信函后,我們馬上調查了相關情況,發現在使用中國抗訴網、抗訴等關鍵詞在google.cn上搜索時,中國抗訴網并未被標識該網站可能含有惡意軟件,有可能會危害您的電腦”的字樣。”并在該函后附相關搜索結果。
 
一審庭審中,法院要求寶鼎所對其提出的停止侵害、賠禮道歉并賠償損失訴訟請求進行明確,其稱:“道歉的方式為在網站上刊登致歉申明,賠償的損失為其廣告損失的一部分以及公證費是1 510元。”
 
此外,一審庭審中,谷翔公司、谷歌公司請求法院對寶鼎所的網絡日志進行調取。因該證據涉及到本案訴爭的關鍵事實,法院予以準許。2008年11月24日,法院對中國抗訴網網站的托管方北京息壤傳媒文化有限公司發出調查令,由谷翔公司、谷歌公司的代理律師前往該公司對中國抗訴網的網絡日志記錄及源代碼進行查詢。11月27日,查詢完畢。谷翔公司、谷歌公司取得調查筆錄1份及抗訴網日志材料,谷翔公司、谷歌公司認為這些資料證明中國抗訴網確實存在惡意代碼,且與其提供證據中的惡意代碼一致,該惡意代碼就是指:scriptsrc=http://edusz.cn/img>.com/com>、scnpt src=http://jdzhq.cn/dj>。寶鼎所認可光盤中的內容與谷翔公司、谷歌公司證據1中的三行源代碼一致,但不認可google公司可以用自身標準來認定這三行代碼即為惡意代碼。
 
為進一步明確雙方爭議的三行源代碼的性質,一審法院邀請國家信息中心電子數據司法鑒定中心的王笑強專家作為專家證人出庭作證,并接受了雙方當事人的交叉詢問。王笑強專家認為雙方爭議代碼的意思是“客戶在訪問網站時,爭議的三行代碼會自動運行。代碼重定向的位置現在已經失效。指向的位置不在網站之內。在網絡上已經確認可能帶來某些惡意的時候功能已經改變了?,F在已經不能還原當時網站的運行情況。”而對于三行代碼是否為惡意代碼時,王笑強專家稱:“這三行代碼在當時的技術論壇上出現過,一般來說是被惡意植入的,會引入一些木馬,向未知的方向發一些信息?,F在指向已經被改變,看不出來了。”當法院問及“作為搜索引擎,能否對網站含有惡意軟件做出評判,技術上是否成熟 ”時,王笑強專家稱:“并不是每個這種代碼指示都會給電腦帶來危害。惡意代碼的提示具有時效性,被告提供這種服務,只是提示作用,用戶自己如何反應則不在控制之內。”
 
一審法院判決認為:寶鼎所主張其所擁有的中國抗訴網在google搜索引擎上被提示有惡意軟件而遭受名譽及財產上的損失應當歸因于谷翔公司、谷歌公司的侵權行為,其主張“信譽、品牌、業務、廣告等受到損失”,結合一審庭審情況,本案的爭議焦點即在于google對中國抗訴網進行惡意軟件提示是否構成對寶鼎所的侵權。對此,法院分析如下:
 
首先,中國抗訴網在雙方爭議期間是否存在惡意代碼。根據案件證據可知,在2008年8月10日,google就對中國抗訴網進行了惡意軟件提示,該提示通過郵件的方式通知了中國抗訴網,后經過進一步的調查取證,雙方認可其爭議的焦點即惡意代碼專指為存在于中國抗訴網源代碼中特定三行代碼。為證明該代碼的性質如何,法院又組織專家證人出庭,并對代碼性質進行了當事人交叉詢問和法庭詢問,專家稱“一般來說是被惡意植入的,會引入一些木馬,向未知的方向發一些信息”。該代碼在被植入后會在客戶登陸時自動運行,且專家稱刪除后對網站本身沒有任何影響,而現在則無法復原這些鏈接的指向,因為這些鏈接存在即時性。結合案件審理情況及證據,對中國抗訴網網站源代碼內存在的這三行特定代碼為當時被普遍認為是被植入的惡意代碼的這一事實的證明已經達到了高度蓋然性的標準,法院對中國抗訴網在雙方爭議的期間內存在惡意代碼這一事實予以認可。
 
其次,google有無權利對網站存在惡意代碼進行安全提示。goolge作為全球最大的搜索引擎,其公司定位在于“整合全球信息,使人人皆可訪問并從中受益。”通說認為,搜索引擎是指根據一定的策略、運用特定的計算機程序搜集互聯網上的信息,在對信息進行組織和處理后,并將處理后的信息顯示給用戶,是為用戶提供檢索服務的系統。從使用者的角度看,搜索引擎提供一個包含搜索框的頁面,在搜索框輸入詞語,通過瀏覽器提交給搜索引擎后,搜索引擎就會返回跟用戶輸入的內容相關的信息列表。google和百度搜索均屬于全文搜索引擎,它們從互聯網提取各個網站的信息(以網頁文字為主),建立起數據庫,并能檢索與用戶查詢條件相匹配的記錄,按一定的排列順序返回結果。該院認為,google公司在于為用戶提供便捷的信息檢索服務,而這種服務應該是健康的、安全的和可靠的。因為信息時代到來之后,象google這樣的公司實際上承擔了一部分社會公共職能,其可以不對網站內容作相應提示,但目前來看,作出提示的實際意義確實存在,因為諸多用戶無法對網站含有病毒等做出相應的保護。google此舉并不構成有特定指向和目的的侵害。況且,在進行相應提示后,google并未將網站屏蔽或是采取其它途徑對網站進行實際處置,而是發出通知后協助網站做好相應的檢查維護工作。故goolge因為確實存在惡意代碼而進行相應提示并無不當。至于寶鼎所主張google對是否是其廣告客戶而采取不同標準,因其廣告費發票不能證明其實際用途,即使在郵件中出現“尊敬的廣告客戶”字樣,但其證明該內容的網頁打印件因不符合證據形式要件且過舉證期限而未被采信,故,該主張不能成立。
 
綜上所述,google因為搜索出網站存在惡意代碼而進行相應提示不構成對寶鼎所及其擁有的中國抗訴網名譽和財產上的損害,故寶鼎所主張google侵權并不具有請求權的基礎,其訴訟請求不能得到支持。至于谷翔公司、谷歌公司其它抗辯內容則因為寶鼎所訴請不能得到支持而不再贅述。故該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的規定,判決:駁回寶鼎所的訴訟請求。
 
寶鼎所不服一審法院上述民事判決,向本院提出上訴。其主要上訴理由為:一、一審法院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1.一審法院認定“中國抗訴網在雙方爭議的期間內存在惡意代碼”是錯誤的。谷翔公司、谷歌公司沒有提供有效證據證明惡意代碼的存在,法院僅依據一位專家證人的一些不確定的言詞就認為其對事實的證明達到了高度蓋然性的標準是過于牽強,是無法令人信服的;2.一審法院認為google公司承擔了部分社會公共職能,作出相應的提示是很有實際意義的,并使判決具有傾向性。事實上,google公司作出相應惡意代碼提示,是其和相應的軟件公司進行合作,其提示行為是有經濟利益可得的。谷翔公司、谷歌公司由于利益使然,其行為侵害了寶鼎所的合法權益,應依法承擔相應的責任。二、一審法院程序違法,嚴重超審限審理,影響案件公正判決。上訴請求:1.撤銷一審判決;2.判令谷翔公司、谷歌公司承擔專家證人出庭費用1 500元;3.判令谷翔公司、谷歌公司承擔本案一審、二審全部訴訟費。
 
谷翔公司、谷歌公司針對寶鼎所的上訴意見答辯稱:1.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準確。寶鼎所在網絡頁面中確實存在惡意軟件代碼。2.在搜索結果中的惡意代碼提示是合理并且必要的。因此,谷翔公司、谷歌公司請求法院駁回上訴人的上訴請求。
 
在本院審理期間,寶鼎所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證據:1.來自2009年2月1日22點59分北青網刊登《法制晚報》上的一篇文章,標題為“谷歌出故障‘草木皆兵’”,證明由于谷歌公司搜索引擎的軟件本身存在錯誤,谷歌公司有可能誤報公司網站存在惡意軟件。2.來自2009年10月26日中國網刊登的名為“谷歌封殺人民網讀書頻道,稱可能含有惡意軟件”的文章,證明谷歌公司可以運用其權利,任意封殺其網站上的任何公司的網站。3.來自2009年10月24日廣州日報刊登的名為“谷歌霸王理賠惹眾怒,中國作家不接受和解”的文章,證明谷歌公司侵犯作家的著作權,因此,谷歌公司同樣也可以侵犯寶鼎所的權利。4.2009年10月份《人民法院報》刊登的名為“一網絡侵權案給我的啟示”文章。證明一是一審法院法官辦案效率低,與其在文章中的陳述不一致;二是谷歌公司不能承擔社會職能。5.中國互聯網協會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于2009年6月18日刊登的名為“強烈譴責谷歌傳播色情淫穢內容”的文章,證明谷歌公司不能承擔社會職能。6.寶鼎所互聯網提供商于2009年11月13日出具的證明,證明中國抗訴網于2008年7月1日開通業務。7.王笑強的職業資格證。證明內容:寶鼎所代理人查閱了鑒定機構的網站,王笑強不是涉及本案糾紛的專家,而是音像方面的專家,其證言不具有證明力。谷翔公司、谷歌公司不同意法庭就上述證據組織質證。理由:1.對于2009年9月一審判決前形成的證據不屬于二審新證據范圍。2.這些證據都不是原件,例如證據4殷華的文章從形式上看是從寶鼎所自己的網站上打印出來的,如果沒有原件,谷翔公司、谷歌公司無法認定證據的真實性;3.大部分證據不能證明本案的事實,與本案無關。本院經審查認為:寶鼎所二審提交的證據1、5、6、7均不屬于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四十一條規定的二審新證據范疇,且谷翔公司、谷歌公司不予認可,本院對此不予采信;寶鼎所二審提交的證據2、3、4是寶鼎所自己的網站上打印出來的,沒有文章的原件,且谷翔公司、谷歌公司對上述證據的真實性有異議,故本院對上述證據的真實性不予采信。
 
本院經審理查明:一審卷宗記載,本案一審于2008年9月3日立案,于2009年3月2日經一審法院主管院長批準,延長審限6個月。
 
本院查明的其他事實與一審法院查明的事實一致。
 
上述事實還有一審卷宗及雙方當事人在本院審理期間的陳述在案佐證。
 
本院認為:寶鼎所主張其所擁有的中國抗訴網在google搜索引擎上被提示有惡意軟件而遭受名譽及財產上的損失應當歸因于谷翔公司、谷歌公司的侵權行為,一審法院根據雙方提交的證據及專家證人出庭,并對代碼性質進行了當事人交叉詢問和法庭詢問,認定中國抗訴網在雙方爭議的期間內存在惡意代碼這一事實并無不當,寶鼎所上訴關于一審法院認定“中國抗訴網在雙方爭議的期間內存在惡意代碼”是錯誤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對此不予采信;寶鼎所上訴關于谷歌公司作出相應惡意代碼提示,是其和相應的軟件公司進行合作,其提示行為是有經濟利益可得的。谷翔公司、谷歌公司由于利益使然,其行為侵害了寶鼎所的合法權益,應依法承擔相應的責任的理由,因其無有效證據佐證,故寶鼎所的該項上訴理由亦不能成立,本院對此不予采信;寶鼎所上訴關于一審法院程序違法,嚴重超審限審理,影響案件公正判決的理由,因一審卷宗記載本案一審于2008年9月3日立案,于2009年3月2日經一審法院主管院長批準,延長審限6個月,并未違反程序,故寶鼎所的該項上訴理由與本院查明的事實不符,本院對此不予采信。
 
綜上,一審法院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一審案件受理費七十元,由北京市寶鼎律師事務所負擔(已交納);專家證人出庭費用一千五百元,由北京市寶鼎律師事務所負擔(于本判決生效后七日內交納)。
 
二審案件受理費七十元,由北京市寶鼎律師事務所負擔(已交納)。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以上內容源自《法律家·中國指導案例審判規則全庫》。
 
《法律家·中國指導案例審判規則全庫》軟件,包含“中國指導案例審判規則全庫”、“法律法規全庫”、“法律文書全庫”、“指導性案例全庫”、“合同范本全庫”、“我的文件庫”等主要功能模塊。各模塊數據全面、內容準確、編排合理、更新及時、功能強大。
 
《法律家·中國指導案例審判規則全庫》精選提煉2萬例最高法院及下屬部門、最高檢察院及下屬部門發布的指導性、參考性案例中反映“二高”觀點的“審判規則”,對其進行精詳深入評析。同時由專家學者另行精選3萬例高級以上法院典型案例,提煉其“審判規則”,對其進行評析。每一個審判規則的組成部分為:1.審判規則;2.規則效力;3.關鍵詞;4.基本案情;5.爭議焦點;6.審判結果;7.審判規則評析;8.適用法律;9.法律修訂;10.法律文書;11.專著與論文;12.效力與沖突規避;13.同類案例;14.案例信息;15.裁判文書原文。本庫另設《法律法規全庫》、《法律文書全庫》和《合同范本全庫》,含近百萬法律文件。本庫為國內唯一的審判規則庫,數量最大、內容最全、最具權威性。內容每日更新,軟件定期升級。
 

你了解法律家嗎?

法律家系列法律軟件,由法綠家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研發。法綠家科技已有十余年專業從事法律數據庫、法學教學軟件及信息技術開發的歷史。公司研發團隊由一流的資深律師、法學專家和計算機信息專家組成。公司與中國法學會案例法研究會及其各地分會、法律出版社、人民法院出版社、中國法制出版社、各地知名高校法學院以及各地大型律師事務所建立了長期戰略合作關系,從而保證了公司各類數據的準確性、權威性。法綠家科技目前已經出版法律圖書34冊,各類軟件產品在法院、檢察院、黨政機關、法律院校、各地圖書館、企業法務部、律師事務所等客戶中應用多年,受到了廣泛好評。

法律家主要產品分為法學教學軟件(如:法律診所教學軟件、模擬法庭教學軟件、法律文書寫作教學系統等。)、法律考試軟件(如:法律職業資格考試模擬系統等。)、法律數據庫(如:中國法律法規全庫、指導案例審判規則全庫等。)查看法律家全部產品請進入:產品中心。

注:本文內容《指導案例審判規則全庫中關于網絡侵權責任糾紛的指導案例及審判規則》,如需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tehac.com/falvchangshi/7973.html

TAG標簽:指導案例審判規則全庫,網絡侵權責任糾紛,指導案例庫,審判規則庫

法律家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咨詢熱線:400-672-8810

公司郵箱:lawfae@163.com

傳真電話:010-83113702

官方網站:www.tehac.com

公司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廣義街5號廣益大廈A座9層

法律家免費手機APP下載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法律家免費手機APP

法律家微信公眾平臺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關注法律家微信公眾平臺

版權所有:法綠家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京ICP備16057957號-1備案網logo京公網安備 11010202007503號??經營許可證編號:京B2-20171248

chat
hg0088注册比分